杭州城市形成、發展的歷史地理推演及啓示
杭州網  發佈時間:2021-07-14 11:31   

大約距今5300年—4300年間,良渚先民創造了輝煌的良渚文化,建成了規模宏大的良渚古城,實證了中華5000年的文明史。儘管良渚與杭州城區相距30多公里,但仍有專家認為良渚古城是杭州城市發展的起源,世界考古界對城市位置的歷史變遷的認定有這樣的先例。那麼,在良渚文明孕育、發展、消失的這1000年間以及以後的漫長歲月裏,現在杭州主城區的位置又是怎樣一番景象、發生了哪些重大變遷呢?讓我們根據地形地貌、文獻、考古研究來推演一番。   

良渚文明時期,杭州還是一片混沌

良渚古城遺址坐落於天目山餘脈南北兩列低山丘陵之間的衝擊平原上。良渚先人在選址的時候肯定需要考慮避開洪水的侵襲,而天目山系的河流源短流急,暴雨季節,經常山洪爆發。但是,現在良渚古城遺址西北角10米處就是2001年才徹底加固的西險大塘導流的東苕溪。這就讓我產生了一個巨大的疑問:如果5300年前東苕溪就流經這裏,那麼按當時的治水能力,良渚人怎麼可能會在主水流方向建設王城?他們將如何面對經常氾濫的洪水?我的這個巨大的疑問卻被良渚考古專家輕鬆解答:據考古研究表明,在5300年前的史前時期,由於沒有人為築壩規定水流方向,苕溪處在漫流狀態,主要水系並不流經良渚,而是大致從大雄山以南至西溪濕地的寬闊區域流過,流經現在的西溪、古蕩、松木場、杭州主城區,在原江乾區的位置匯入錢塘江。那時候錢塘江也沒有大堤,錢塘江水、湧潮和天目山來水匯流沖刷,現在杭州的主城區一帶基本不符合原始先民的居住繁衍條件,處於一片混沌狀態。現在梅雨季節一有大雨,杭州城西容易積水,就是因為這一帶原來就是地勢相對低窪的古河道。

據歷史記載,距今4300-4000年左右,現在中國的很大一部分地區發生了大洪水,夏禹治水的歷史傳説大致就發生在那個時候。這和良渚文明神祕消失的時間基本吻合。良渚文明神祕消失有很多種推測,洪水説是可能性較大的一種。從此,現在杭州、良渚這一帶進入了一個漫長的、一千多年的荒蕪、混沌期。

西險大塘是杭州的第一條生命線

歷史的年輪邁入到春秋時期,杭州屬於越,歷史上沒有留下什麼特別的記載,應該還是一塊荒涼之地,但已從洪荒中慢慢解脱、甦醒過來。秦代秦始皇初設錢唐縣和餘杭縣,歸屬會稽郡。秦漢之際,朝廷已經開始重視水利建設,因此大概率是設錢唐縣是為了治理錢塘江,設餘杭縣主要是為了治理苕溪。東漢熹平元年(公元172年),桐廬人陳渾擔任餘杭縣令,他體察縣情 ,特別是深入考察了苕溪流域非常突出的水患情況。

熹平二年,陳渾便馬上行動組織制定治水方案,一是廣泛發動全縣十萬民眾在餘杭縣城西南筑塘圍湖,建成了四百餘公頃的南湖,以分殺苕溪水勢。二是開始修築苕溪的右岸大堤,史稱西險大塘。西險大塘始建於東漢,建成於宋代,歷時近千年,是杭州西北部一道重要的防洪屏障。

歷代屢建屢毀,直到2001年6月,西險大塘按百年一遇洪水標準完成了全線加高加固,整個東苕溪流域形成一個較為完備的攔、滯、御、導、排的防洪體系。西險大塘起自餘杭街道的石門橋,經餘杭、瓶窯至湖州德清大閘止,匯流了發源自臨安天目山的南苕溪、中苕溪和發源自餘杭的北苕溪,在瓶窯匯流成東苕溪,全長44.94公里,流域面積2260平方公里,其中杭州市境內長38.98公里,流域面積1600平方公里。

法國國家圖書館藏清代繪本《浙江全圖》 局部 

西險大塘是杭州城市防洪和杭嘉湖平原的安全屏障,因位於杭州之西,堤塘險要,故稱西險大塘。當然,陳渾在修築這條大塘的時候肯定不叫西險大塘,因為當時還沒有杭州這座城市。西險大塘歷朝歷代經常出現重大險情,顯得越來越重要,才稱為“西險大塘”。而正是有了這條西險大塘,大塘以東的杭州主城區位置才可能從洪水氾濫、沖刷的支離破碎中解脱出來,慢慢有人居住、耕作,人煙逐漸稠密起來,形成了杭州這座城市。所以説,沒有西險大塘就沒有杭州,西險大塘是杭州的第一條生命線。東漢餘杭縣令陳渾是杭州城市發展的第一大功臣。餘杭歷史上在南湖堤塘邊建有紀念陳渾的祠堂,稱讚他“百世不易、澤垂永遠”,可惜現在已毀。

當然,現在從歷史唯物主義的角度推演,就算東漢的餘杭縣令陳渾不建西險大塘,任由苕溪由西到東橫穿現在的杭州主城區與錢塘江交匯,杭州城市肯定會推遲形成。但推遲幾百年後,隨着人們治水能力和生產力水平的提高,在錢塘江和苕溪的交匯處必定會誕生一座城市。大江大河的交匯處,一般會有大城市誕生,這是古今中外城市發展的慣例。所以,杭州城市的產生、發展,具有歷史的偶然性,又在歷史的偶然性中帶有必然性。

西溪濕地是苕溪的古河道

在東漢建築西險大塘之前,現在的西溪濕地、五常濕地、閒林濕地甚至杭州城西、武林門到江乾區這一帶都是苕溪的河道和河漫灘,苕溪和錢塘江水系大致交匯在江乾區一帶。直到東漢熹平年間餘杭縣令陳渾組織修築西險大塘,把苕溪水向北引向瓶窯、德清進入太湖,西溪濕地、五常濕地、閒林濕地就從自然河道、河漫灘變成了濕地地貌。

西溪濕地和苕溪的淵源很深,現在西溪濕地是國家5A級景區,國內外知名度很高,殊不知西溪濕地是苕溪改道的產物。因此,現在説杭州是一座“江、河、湖、海、溪”五水共導的城市,裏面的“溪”現指西溪,其實從杭州的地理、水文來研究,“溪”應該指苕溪更為合適,當然也包含西溪濕地。

西湖的最終形成與錢塘江大堤的關係

據考證,西湖以東臨湖地帶早在6000年前就已經成陸,但這片沙洲經常會被潮水侵襲、淹沒。假如5000多年前的良渚人能夠跋涉30多公里來到西湖邊,應該可以看到錢塘江潮水漫過沙洲進入西湖的景象。傳説秦始皇還能乘船進入西湖在寶石山攬船,説明一直到秦代,西湖仍有水道通錢塘江。東漢,才有了會稽郡議曹華信築塘(錢塘江大堤)的傳説記載,但這個記載遠遠沒有東漢餘杭縣令陳渾組織修築西險大塘那麼確切。這從另一個角度説明當時的錢唐縣知名度沒有餘杭縣那麼大,西險大塘也遠比錢塘江大堤更為重要。同時,説明東漢時期對杭州來説,是一個重要的時間節點。在這個時期,朝廷和民眾開始大規模、有組織地興修水利,西險大塘和錢塘江大堤幾乎同時出現在歷史文獻記載中。 西湖的最終形成原因應該是自然和人為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

西湖原來是錢塘江下游入海口的一個淺海灣,隨着海潮的沖刷和錢塘江帶來泥沙的的沉積,形成的沙洲將西湖和錢塘江隔開,形成地質學上稱為的“潟湖”,湖存在的時間應該很長。直到秦漢之際,特別是建設西險大塘之後,錢唐縣這一帶人煙開始稠密起來,人們開始利用江與湖之間的沙洲進行種植、居住生活,但經常受錢塘江潮水侵襲。為了保衞生產生活成果,人們開始修築堤塘抗禦潮水的侵襲。據考證,東漢華信組織民眾修築的海塘在今天的中山路到中河一帶,吳越國錢鏐組織修築的捍海石塘在江城路一線,明清之際的魚鱗石塘在杭海路一線。錢塘江大堤最初的建成並不斷向東推移鞏固,就把西湖和錢塘江徹底分開了,西湖最終形成。

值得注意的是:同是在東漢,錢塘江大堤的修築、西湖的最終形成與西險大塘的修築是具有一定關聯的,甚至具有因果關係。應該先是修築西險大塘,保衞了大塘以東地區免受苕溪洪水的侵襲,促進了現在杭州主城區一帶人煙開始稠密起來,人們就需要修築錢塘江大堤保護生產成果和居住地,使西湖最終形成。如果沒有西險大塘,苕溪的洪水會把現在杭州主城區一帶衝得支離破碎,土地不能利用,沒有生產成果需要保衞,也沒有人居住,就沒有人修築錢塘江大堤。那麼,當時也就沒有形成杭州這座城市的可能性,西湖還是一個潮水經常侵入的湖。所以,把西險大塘作為杭州的第一條生命線是有理由的。 

大運河是杭州的發展命脈

隋代開皇九年(公元589年),廢錢唐郡設杭州,才第一次有杭州這個地名。根據《中國曆代户口、田地、田賦統計》資料考證,隋末唐初杭州城市規模不大。隋煬帝大業五年登記的户籍,杭州州城加上所轄6縣的總户數為15380户,總人口僅有79500人。至開皇十一年(591年),隋朝大臣楊素組織民眾在杭州鳳凰山修築杭州城垣,這是杭州首次建造州城。儘管當時國家的經濟政治中心都在中原地區,但杭州的發展潛力逐步為隋朝統治者所認識。

隋煬帝組織修鑿溝通的江南運河聯通杭州和鎮江,充分利用歷代修建開鑿的水道,加以集中統一的拓寬、疏浚和溝通,這段運河成為中國大運河的重要組成部分。從此,杭州作為中國大運河最南端的城市,通過江南運河溝通了隋朝的東都洛陽,實現了以洛陽為中心的南北大溝通,杭州的交通、經濟、政治地位日益提升,獲得了千年一遇的發展良機,大運河成為杭州的發展命脈。元代在北京建都後,又完成了真正意義上的京杭大運河的大溝通,杭州又成了京杭大運河最南端的城市,是一個典型的“因河而興”的城市。

這個推演對杭州城市發展的啓示

從建設良渚古城算起,杭州城市發展已經有5000多年的歷史,滄海桑田,變化巨大。但從山形水系、城市鄉村的歷史地理變遷中,我們仍能汲取營養、獲得啓示。

①杭州到了做足苕溪文章的時候了

近2000年前的東漢建築西險大塘,人為地將苕溪水由向東進入錢塘江改變為向北流向湖州太湖,主要是為了保衞苕溪南岸的餘杭縣城,這在當時的生產力條件下將難以馴服的洪水北引也是一種無奈的選擇。而現在,苕溪水質常年保持在二類水質,優良的水資源是城市發展的戰略資源,如果再按2000年前規劃建設的河道白白流走非常可惜。而且東苕溪流域起自支流南苕溪、中苕溪、北苕溪三個源頭及下游的1600平方公里範圍全部都在杭州市域範圍內,杭州完全掌握苕溪保護和利用的主動權,這和錢塘江、運河是流經水系完全不同。

杭州現在有了千島湖引水工程,但千島湖60%的水量來自安徽新安江,儘管已經啓動了全國首個跨省流域生態補償機制試點,但杭州要未雨綢繆,掌握主動,建立苕溪飲用水源保護區和規劃大型自來水廠,以確保杭州城市擴大後對水源的進一步需求。儘管現在杭州城市水系已經比較優化和發達了,但是,如果我們改變一下東漢形成的苕溪治水格局,重新將苕溪分流引向主城區(餘杭塘河就是從苕溪引水與運河交匯),甚至與錢塘江交匯,再現2000年前的景象,將會極大地豐富杭州城市的水系結構、改善城市河道水質,為杭州新一輪的發展提供優良的水源,意義十分重大!特別是在這次杭州部分行政區劃優化調整中,設立了新的餘杭區,這是賡續秦代設立餘杭縣基礎上的重新出發,杭州城西科創大走廊的快速發展成型,也為苕溪水系的優化利用提供了歷史的契機。

②為杭州城西治澇提供了歷史借鑑

由於杭州城西曾經是苕溪的古河道和河漫灘,地勢相對低窪,每遇大雨容易積水成澇。現在市政府已經將城西排澇工程(南排工程)提上議事日程。根據杭州的氣候與城西的地形條件,非常有必要建設深隧系統(是指深層排水調蓄管道系統的簡稱)進行排澇,深隧系統是指埋設在深層地下空間,用於調蓄、輸送雨水的、通常具有較大調蓄容量的系統工程。我們可以參考日本東京、馬來西亞吉隆坡外圍排水系統的成功經驗,在杭州城西建設由若干處集水口(城西範圍大,一處集水口是遠遠不夠的)和巨大地下儲水空間(一般長寬高各為幾十米,可以瞬間集納澇水)、深隧的連接管道和向外排水管道組成的深隧系統,將城西澇水向南排向錢塘江,從根本上改變杭州城西雨季易澇的現狀。

③充分挖掘苕溪流域深厚的歷史文化內涵和豐富的旅遊資源,打造杭州文化旅遊的新亮點。

↑餘杭發佈

苕溪兩岸(張國雄攝)

5000多年前,苕溪主水流一路向東穿過現在的主城區與錢塘江交匯,良渚不在苕溪的主水流方向,為良渚文化的孕育發展、良渚古城的建設提供了良好的機會和條件,為我們留下了一個世界文化遺產和無盡的歷史文化奧祕。苕溪流域滋養了臨安、餘杭兩座古縣城和一眾仍保留古韻又顯示蓬勃生機的鄉鎮、村落,孕育了太湖源、青山湖、錢王陵園、龍門祕境、大徑山鄉村公園、雙溪漂流、瓶窯古鎮、南湖、南山石刻、西溪濕地等眾多自然人文景觀。苕溪流域西靠天目山脈,天目山餘脈漸沒在杭嘉湖平原中,形成了高、中山向丘陵緩坡過渡、丘陵緩坡與平原交織、平原阡陌縱橫的壯美秀麗的自然景觀。東晉名士郭璞詠詩言景:“天目山垂兩乳長,龍飛鳳舞到錢塘。”苕溪流域溪流淺灘草蕩相互交織,丘陵緩坡茶園竹林與自然村落相映成趣、水鄉田野阡陌縱橫,在這裏原住民安居樂業,新集聚的創新創業人羣為夢想而奮鬥,這真是一幅令人歎為觀止的走向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的大美山水人文勝景,這為下一步高質量發展文化旅遊產業和打造杭州文化旅遊新亮點提供了良好條件。

後記:

縱觀歷史,良渚文化實證中華5000年文明史,成為杭州城市文明的起源。吳越國、南宋兩次建都,杭州城市發展迎來兩次歷史性重大機遇和巨大飛躍。隋代修鑿江南運河,使杭州聯通東都洛陽,元代建都北京溝通了真正意義上的京杭大運河,杭州成為京杭大運河最南端的城市,城市發展的步伐進一步加快。通過深入研究杭州的歷史地理,我發現杭州城市的孕育,是從東漢修築西險大塘開始的,然後杭州才有了西溪濕地、西湖(自然與人為結合)、錢塘江大堤、大運河、兩次建都等一個個歷史機遇接踵而來。一個城市的治水史就是一個城市的發展史,城市的發展具有歷史的偶然性也有歷史的必然性,這是我從杭州城市形成、發展的歷史地理推演過程中看到的。

文章的題目為什麼叫《杭州城市形成、發展的歷史地理推演》?因為我不是考古工作者,我的觀點不是考古的結論,而是作為一個歷史地理愛好者的初淺思考和研究。用5000多字推理、推演杭州城市5000多年的發展過程,一字一年,顯然是初淺、大概的,只是一種研究的嘗試,但已經讓我感受到了探究未知世界的無窮樂趣。我從小成長、生活、工作在苕溪流域,1991年以來的30年時間裏,我一直在杭州從事國土規劃、旅遊開發工作,工作和生活的足跡遍佈這方山水,時有發現、收穫和思考,但那也常常是局部的、淺顯的、零碎的。如果沒有良渚申遺的成功促使我產生這個巨大的疑問,我也不會深入思考這個遠遠超出我個人認知的話題。這兩年來,我不斷請教城市發展研究專家、良渚考古專家,查找歷史文獻,特別是浙江大學陳志堅教授的《杭州初史論稿》成為我研究入門的一把金鑰匙。

還有風景名勝專家建議我研究一下幾千年前的錢塘江水位高程,為苕溪和錢塘江如何匯流提供足夠的依據。兩年來,我對苕溪流域進行反覆的現場踏勘,試圖把幾十年來積累的零碎的、互不關聯的歷史地理信息、最新考古發現、現場瞭解的情況融匯貫通起來,從5000多年的歷史時空和杭州的整體地理空間觀察、考慮問題,經過反覆思考,逐步形成了這個推理、推演和啓示。我也經常把新的發現説給同事、朋友、家人、專家聽,徵求他們的意見,他們給了我很多支持和鼓勵,希望我能夠寫出來。我也不斷地否定自己前面不成熟的想法,不斷完善這個推理、推演和啓示的內容,但肯定會掛一漏萬,存在許多不足、漏洞甚至錯誤,僅供參考!

作者:趙弘中 杭州市文化廣電旅遊局黨組副書記、副局長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延伸閲讀▼

塘棲,京杭大運河的“黃金”十字路口

杭州西溪濕地歷史文化的首位探索者:林正秋

彙纂、唱和、點景——宋元詩意中的洞霄宮

風水變局與深山棋會:棲真洞再發現手記

來源:微信號:走近西湖  作者:趙弘中  編輯:郭衞
返回
至開皇十一年(591年),隋朝大臣楊素組織民眾在杭州鳳凰山修築杭州城垣,這是杭州首次建造州城。隋煬帝組織修鑿溝通的江南運河聯通杭州和鎮江,充分利用歷代修建開鑿的水道,加以集中統一的拓寬、疏浚和溝通,這段運河成為中國大運河的重要組成部分。據考證,東漢華信組織民眾修築的海塘在今天的中山路到中河一帶,吳越國錢鏐組織修築的捍海石塘在江城路一線,明清之際的魚鱗石塘在杭海路一線。